保理業務中,無論有無追索權,在發生債權人或者債務人逾期償還/回購應收賬款時,保理商均面臨著在訴訟中如何選擇追索主體、制定追索路徑、確定追索金額等問題。當保理商在綜合評估追索難度以及各方的償還能力后,將債務人作為追索主體或將債權人、債務人同時作為追索主體的,如何確定對債務人的追索范圍呢?如在債權人與債務人簽訂的合同中存在利息、違約金等相關約定,保理商可以憑借其債權受讓人的身份進行主張嗎?如果進行主張后獲得的金額高于保理融資本息的,超出部分可以歸保理商所有嗎?

本文將根據有追索權保理與無追索權保理的不同特點,結合新出臺的《民法典》中針對追索主體及追索范圍的相關規定進行分析,為保理商的業務開展以及訴訟策略提供律師建議。

案情簡介

以本所律師實際承辦的在上海浦東法院審理的一起商業保理糾紛案件為例。

2017年8月30日,某商業保理公司與某德公司(賣方)簽訂《商業保理合同》(公開有追索權保理),約定賣方將其不時與某飛公司(買方)簽訂的《買賣合同》項下的設備應收賬款轉讓給保理商,其中各份《買賣合同》均明確約定了:“買方在貨物驗收完成后一年內分期支付完成設備款,如拖欠貨款,則需按日支付應付貨款總額萬分之五的違約金”;另在《商業保理合同》中也約定了轉讓應收賬款的范圍,包括應收賬款項下的債權、買方遲延支付應收賬款的違約金、賠償金等。

隨后,賣方某德公司向買方某飛公司發出債權轉讓通知,后買方某飛公司即按照保理商的指示分期向保理商支付設備應收賬款。且保理商也依約向賣方某德公司撥付了各期保理融資款。但買方某飛公司在按期支付了部分設備應收賬款后,自2018年9月起即開始逾期,后續的應收賬款均未支付。

因此,商業保理公司經多次催收無果后,于2019年4月向上海浦東法院提起訴訟,起訴要求:(1)買方某飛公司支付應收賬款三百余萬、違約金(自逾期之日起按照每日萬分之五計算);(2)如買方某飛公司不能履行第一項訴訟的,賣方某德公司對第一項訴請確定的應收賬款承擔回購責任,并支付罰息(自逾期之日起按照每日萬分之五計算)。該案經過上海浦東法院審理后支持了原告商業保理公司的全部訴請。

針對保理商要求買方某飛公司支付違約金的訴請,法院認為該違約金的主張具有合同依據,年化24%的違約金比例亦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因此最終予以支持與確認。

律師分析

1.約定的請求權基礎——基礎合同、保理合同及債轉通知對于違約金、利息等的約定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