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8日,《民法典》通過并公布,其第737條規定“當事人以虛構租賃物方式訂立的融資租賃合同無效”。一石激起千層浪,關于何為“虛構租賃物”以及“虛構租賃物”的法律后果,引起業界廣泛討論,爭論不斷。那么,若融資租賃交易中的租賃物被證實是不存在的,是否一律影響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認定?租賃公司對租賃物的審查義務的邊界在哪里?這些問題值得融資租賃從業人士深思,本文中的案例正好涉及“虛構租賃物”問題,本文作者擬以本案為出發點,對上述問題進行簡要分析,以期對租賃公司起到積極的借鑒意義。

案件基本事實

東航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中建六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與中國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上訴人(原審原告):東航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航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建六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建六局三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建六局”)

2017年1月18日,東航公司作為出租人與中建六局三公司作為承租人就中建六局三公司的固定資產簽訂《售后回租賃合同》、《所有權轉讓協議》。 當日,中建六局三公司向東航公司出具《租賃物件接收確認函》、《租賃物件明細表》、《租賃物件確認函》以及購買租賃物件的增值稅普通發票若干份。

2018年4月13日,東航公司因中建六局三公司拒付租金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中建六局三公司對于東航公司提交的增值稅普通發票的真實性、合法性存在質疑,明確表示本案《售后回租賃合同》項下無相應租賃物,并據此申請法院依職權調查。法院到山東省濟南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稅務局、河南省鄭州市管城回族區稅務局實地調查,查詢結果證實本案涉及上述兩地銷方的增值稅普通發票均屬套票,實際的開票日期、金額、購方企業名稱與本案證據不符。

起訴與答辯及法院的認定與判決

東航公司起訴要求中建六局三公司支付《售后回租賃合同》項下未付租金及以未付本金為基數計算的違約金等。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之規定,真實的、有價值的租賃標的物,既是融資租賃法律關系履行的擔保要素,也是認定融資租賃法律關系成立的必備要素。東航公司主張本案融資租賃合同關系成立,除了提交相關的合同依據外,首要舉證應當是證明租賃物的真實存在。從現有證據而言,東航公司僅提交了關于租賃物件的購買發票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