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對融資租賃企業而言,可謂“應接不暇”——四月份,北京及上海先后出臺了《北京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對兩地融資租賃企業提出了一系列監管要求。5月28日,《民法典》表決通過。6月9日,銀保監會下發《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隨后天津、青海、河北等多地陸續下發了當地對融資租賃公司的監管細則。

在這種“新舊交替”的背景下,監管與司法實踐對融資租賃的租賃物認定是否也發生了變化?如何判斷融資租賃租賃物是否適格?本文將從各地監管規則及司法審判案例入手,對融資租賃租賃物的適格性判斷展開分析。

監管層面對于融資租賃租賃物的要求

1、無形資產是否可做融資租賃?

在銀保監會《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下發之前,對融資租賃租賃物的監管要求主要體現在商務部2013年下發的《融資租賃企業監督管理辦法》及原銀監會2014下發的《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中,兩部《辦法》分別對融資租賃企業及金融租賃公司的租賃物作出了規定。今年銀保監會下發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則將前述兩部《辦法》的規定進行了融合。根據《暫行辦法》,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應符合以下條件:

(1)租賃物為固定資產,但另有規定除外;

(2)權屬清晰,真實存在;

(3)能夠產生收益;

(4)租賃物不得為已設置抵押、權屬存在爭議、已被司法機關查封、扣押的財產或所有權存在瑕疵的財產。

與《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明顯不同的是,《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明確要求除銀監會另有規定外,租賃物均應為固定資產。而《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則僅規定“另有規定除外”,并未明確限制該“另有規定”的主體。在隨后青海、河北、遼寧、廈門等地下發的地方融資租賃監管指引、監管細則中,對租賃物的要求基本沿襲了目前《暫行辦法》的規定。值得一提的是,廈門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下發的《廈門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明確規定融資租賃的租賃物包括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2020年4月,芯鑫融資租賃(廈門)有限責任公司也是在廈門成交了一筆14.5億元的無形資產售后回租業務。廈門當地的監管指引明確將無形資產納入到租賃物的范疇中,應屬于《暫行辦法》中的“另有規定除外”。除廈門外,經國務院批復同意的《全面推進北京市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工作方案》也提到“試點著作權、專利權、商標權等無形資產融資租賃!本C上,在監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