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融資租賃從業人員,還是融資租賃的政府監管部門,讓融資租賃行業轉型回歸本源,既是國家頂層管理部門的要求,也是外部環境變化后企業為生存必須要隨之轉型而不得不走的回歸路。

    隨著對融資租賃本源的了解,人們發現走回歸路說起來容易動起來難。對融資租賃的本源認識模糊、監管的錯位與缺失、外部大環境的改變以及因行業跑偏損壞的租賃形象,是造成融資租賃回歸本源難再走健康路的四只“攔路虎”。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要踢開這些“攔路虎”。否則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租賃本源再認識

    時至今日,若依然對融資租賃的本源認識不清,再走后面的路,將很難走出困境。要正確認識融資租賃本源首先要了解融資租賃的本質。這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但在轉型中發現人們對租賃的本源認識依然模糊。為此筆者再次重申其本質,目的不是“重要的事情說三遍”,而是要用現實成功案例來說明租賃本源的實操形態,給出租賃公司轉型時要努力的方向。

    融資租賃屬于金融與貿易結合的邊緣產業,它是以促進企業添置生產設備,增加制造能力的服務為本源,用融物的方式解決融資難的一種交易工具。融資租賃又是服務產業,它同時為承租人、出資人、供貨廠商提供代人融資、代人放款、代人采購、代人銷售、代人資產管理的五項綜合性服務。

    但在中國已經脫離了這個本源好長時間,融資租賃市場滲透率總在“個位數的低位”徘徊,人們似乎已經忘卻了它“刺激投資、帶動消費、增加就業和稅收”的功能。就連監管部門的人員在正式場合發言時都說“融資租賃投放了多少資金”,儼然等同于給融資租賃就是“類信貸”背書。

    盡管現在多數人認識到直租是融資租賃的本源,但這不是唯一的。融資租賃屬于服務貿易,判斷經營是否屬于本源范疇,關鍵是看租賃項目的服務點是“添置生產型機械設備”的租賃服務,還是“以錢生錢”的融資服務。前者是融資租賃的本源,后者是監管部門要整肅的對象。在直租的基礎上衍生出包括回租在內的各種運作模式,只要合法合規都不為過。

     必須扭轉融資租賃等同于類信貸的認識

    包括經營的租賃企業和制定監管政策政府職能部門,多數人只知道融資租賃的金融屬性,不知貿易環節和服務的重要性。融資租賃被簡單地認定為“類信貸”劃歸“類金融”系列被作為金融企業實行強監管。

     對租賃涉及的貿易和服務的認識,基本上處于“小白”階段。既不知道貿易環節的風險控制點,也不知道貿易環節的利潤點。多數租賃企業把融資租賃當信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