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融資租賃行業發展現狀及行業需求

融資租賃行業快速發展至今,龐大的租賃資產規模已經給不少融資租賃公司帶來巨大的資產管理壓力,租賃資產“只進不出”的發展模式,使得相應業務風險不斷在內部累積,與其規模的拓展同步增長。在今年6月9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銀保監會”)正式發布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銀保監發〔2020〕22號,下稱“22號文”)中首次設置了業務集中度的監管指標,對單一客戶融資集中度、單一集團客戶融資集中度、單一客戶關聯度、全部關聯度四個指標均提出了量化的要求,也對單一股東關聯度做出了規定,同時也將融資租賃公司的風險資產降低至不得超過凈資產的8倍。22號文的出臺對主要開展集團內業務的融資租賃公司以及承租人相對比較集中的行業(如飛機租賃行業)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因此,在行業現狀和監管指標的雙重作用下,筆者認為融資租賃行業已經進入到了租賃產品應當進行轉型、升級、創新,發展和推動資產的交易流轉、市場化發展的新階段。

租賃資產的流通不論是對于資產的轉讓方還是受讓方來說都是可以有所獲益的,對于轉讓方來說,主要有以下好處:

盤活存量資產、放大了資金杠桿:不少融資租賃公司尤其是金融租賃公司及廠商租賃公司存量資產巨大,雖然資產較為優質但大多租賃期限較長,業務發展到一定地步后不通過增資難以進一步發展,而一旦資產交易出表,資金杠桿可以成倍放大,釋放資本金空間后企業即可開拓增量業務。

吸納社會資金,拓寬資金來源渠道:融資租賃企業的資金來源大多依賴于銀行融資,融資渠道單一長期以來是困擾企業的難題,尤其是對于民營背景的企業來說,雖然開展的是為其他企業提供融資的業務,但其自身的融資已經成為了發展的瓶頸。而通過租賃資產交易,可以為企業引入更多的社會資金。

跨境資產交易、開拓國際市場、獲取低成本資金:隨著廣東、海南、上海等地自貿區金融政策的改革,尤其是外匯管制和離岸金融政策的逐步放開,租賃資產的跨境轉讓已經得到了個別地方的政策支持,融資租賃業務的國際化是必然趨勢。對于融資租賃企業來說,進行跨境租賃的交易可以充分利用外匯政策,引入境外的低成本資金。

同時租賃資產的流通對于受讓方來說:

可以快速尋找適合的投資標的,發展新的業務項目,成為新的收入增長點,增加業務收入。

可以迅速擴張資產規模,增加公司對外信用等級:對于受讓的融資租賃資產,已是經過轉讓方風控篩選的相對而言高標準、低風險、變現

[1] [2] [3] [4] [5] [6] [7]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