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民法典》剛剛頒布時,其第三百八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令人充滿期待,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在說明中指出,該“擔保合同范圍的擴大”,是為了優化營商環境。

但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擔保部分的解釋》(征求意見稿)(簡稱“《解釋》”)的規定來看,相關條款有一些對融資租賃行業較為有利的規定,如解決了“物債擇一”的問題等,但整體而言,對融資租賃行業的不利影響遠大于上述有利的變化,本文嘗試選擇7個主要的問題簡要進行列舉,以期行業從業人員關注相關變化,防范相關法律風險。

01《解釋》第52條:租賃物未能特定化的,《融資租賃合同》不成立。

根據《解釋》第五十二條,動產擔保合同對擔保財產的描述沒有達到合理識別標準,經補正后仍無法將該財產與擔保人的其他財產進行區分,擔保人主張擔保合同不成立【編者注:不成立的合同當然也不生效】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未來,如融資租賃交易適用上述規定,意味著租賃物的描述需要達到“合理識別標準”以及“可與承租人其他財產進行區分”的程度。在融資租賃業務實踐中,達到上述“合理識別標準”并非易事,因為動產設備多為種類物,流動性較強,實踐中存在“唯一識別碼”的機器設備少之又少,如果嚴格按照上述《解釋》的標準進行理解和把握,融資租賃公司一旦無法提供證據區分租賃物與承租人的其他財產,售后回租交易合同便會存在被認定為不成立的風險。

其次,對于直租交易或者以未來的物作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交易,租賃物尚未采購甚至《買賣合同》尚未簽署,要求融資租賃公司在《融資租賃合同》簽署時就特定化未來“待交付”的租賃物,并達到可以與承租人其他財產區分的程度,難以操作。

相應地,上述新增的《融資租賃合同》不成立的風險如何防范?建議融資租賃公司謹慎對待。

02《解釋》第53條、第65條:未辦理融資租賃登記的,融資租賃公司對租賃物的所有權,不能對抗其他普通債權人

(一)根據《解釋》第五十三條第二款,租賃物未經登記,被承租人其他普通債權人申請人民法院保全或者執行的,融資租賃公司主張對租賃物有優先受償權(或所有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抵押人破產,融資租賃公司主張對該動產有優先受償(或所有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評析:《解釋》第53條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規定涉嫌違反《民法典》的規定和物權法定的立法原則。

根據《民法典》第224條的規定,動產物權的設立和轉讓,自交付時發生效力。因此即便未經辦理融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