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2020年5月28日頒布后,關于其對融資租賃的變革引起了熱烈討論,特別是變革內容與此前《合同法》、《擔保法》等相關法律的差異存在不少爭議,筆者也在本公眾號此前的文章中陳述過自己的觀點(詳見:《民法典》對融資租賃的重大變革、《民法典》融資租賃的變化好不好、《民法典》視角下的融資租賃——以梳理融資租賃合同適用擔保規則的路徑為中心),實務界對《民法典》變革的爭議或者說是疑慮,集中在以下三個方面:

1、租賃物如何適用擔保物權受償規則

2、承租人破產時,租賃物是否納入破產財產

3、適用《民法典》第737條“當事人以虛構租賃物方式訂立的融資租賃合同無效”,是否導致真實的借貸關系也歸為無效

那么就在今天(2020-11-09 20:19:45),最高人民法院官網發布了《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擔保部分的解釋》(征求意見稿)回應了上述部分爭議,雖說是征求意見稿,但已經代表了官方意見,也是這次民法典變革的大趨勢,可以說——靴子已經落地!

“征求意見稿”第1條就明確了“因所有權保留、融資租賃、保理等其他具有擔保功能的合同發生的糾紛,適用本解釋”,將融資租賃合同適用擔保規則的問題納入其中。全篇22處直接出現“融資租賃”,直接規定融資租賃的條款有5條,分別是第1條【適用范圍】、第5條【學校、幼兒園等提供擔保的效力】、第55條【價款優先權】、第62條【融資租賃】、第65條【具有擔保功能的合同的效力】,其他相關條款為間接適用。

一、租賃物如何適用擔保物權受償規則

此前筆者還寫文論證過融資租賃合同適用擔保規則路徑(詳見《民法典》視角下的融資租賃——以梳理融資租賃合同適用擔保規則的路徑為中心),按照《民法典》“物權法定”原則體系化的解釋,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所有權并未嚴格意義上的擔保物權,且《民法典》第745條的規定形式上還保留了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所有權。當時筆者根據《民法典》一并納入非典型擔保合同的“融資租賃“與“所有權保留的買賣合同”的相似性,分析融資租賃合同適用擔保規則路徑,與“所有權保留的買賣合同”一樣,適用第642條的規定:“出賣人可以與買受人協商取回標的物;協商不成的,可以參照適用擔保物權的實現程序”,即租賃物所有權雖不是擔保物權,但參照適用擔保物權的實現程序(第410條),從而也適用《民法典》第414條、第415條、第416條等相關擔保物權的條款。

此次最高院的“征求意見稿”回應的非常明確——“參照適用擔保物權的實現程序處理”,那么我們也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