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1979年11月初,中國中信集團公司開始與日本東方租賃探討合資成立融資租賃公司,共同發展租賃業務的可能性以來,融資租賃發展至今已有40年。人到40周歲時進入不惑之年,那么融資租賃業呢,是否也有不惑之年的說法嗎?

談到“不惑”一定會有“誘惑”。融資租賃對生產企業服務的獨特好處,尤其是其“金融”的光環,誘使10000多家企業進入了這個領域。這個時候若再說不知道融資租賃為何物已經不可能了。但要說真正理解其內涵,還有待商榷。

但在不惑之年就要冷靜思考融資租賃,F在還像以前那樣有誘惑力嗎?或者說“誘惑”的條件還存在嗎?

融資租賃業與保險業和信托業幾乎同時誕生,但經過40年的發展,從規模上根本無法與那兩個產業相比,至少差一個數量級。40年來可以說融資租賃經歷三起三落(如果近期行業不景氣也算一落的話),許多人開始疑惑:融資租賃真的像書上說的那么好嗎?這個舶來品適合在中國繼續存在和持續發展嗎?本人一直自認為自己是融資租賃的“原教旨主義”者,但現在也不得不重新審視融資租賃了。這不是初心變了,而是在新經濟環境下該與時俱進了。

先從融資租賃的特點看,融資租賃是金融與貿易結合的產業,其最大特點是“以融物的方式達融資的目的”解決生產企業中資金短缺和信用不足問題。這些誘惑廠商用租賃方式搞信用銷售,投資人投資融資租賃,承租人使用融資租賃融資,政府支持融資租賃發展,填補政策空白。

40年前,中國的制造業還處于資金短缺、設備落后,缺乏技術和管理的狀態。如今我國已經成為世界制造中心,就連中小企業在許多傳統產業上都已發展壯大。

但反過來看,中國融資租賃的市場滲透率長期在5%的范圍內徘徊,融資租賃在中國發揮“刺激投資,促進消費,增加就業和稅收”中到底起多大作用?我們在對外宣傳租賃的誘惑力上和現實表現實際上是大相徑庭的。

多數人都認為中國的融資租賃已經“劍走偏鋒”脫離租賃“物”的實質,只!敖鹑凇,不見“租賃”。融資租賃業應“不忘初心,回歸本源”。但外部環境和內部的條件限制,實際上租賃業很難再回到融資租賃原生態上。這里有外部原因也有內部因素。

1外部原因

對行業影響最大的首先是外部環境。隨著科技發展和金融體系的改革,投融資領域依賴租賃物的風險隔離墻作用在逐漸下降。掛著各自頭銜的金融,用“錢生錢”的市場環境越來越寬松。

一物權難保租賃債權損失

我們在強調租賃本源其中有一點就是做租賃離不開物。未來租賃債權的安全,大家都在尋找單價

[1] [2] [3] [4] [5] [6]  下一頁